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建设 > 法官文苑
变与不变——我的25年执行路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发布时间:2018-08-31 09:20:31

当年执行干警开着三轮摩托车去执行。

如今院领导大屏幕前远程指挥腾房行动。
  我1994年底进入法院工作,从法庭到执行庭,又重回法庭,再到2011年担任执行局局长,可以说,我从未离开过执行。25年的时间里,一路见证了执行工作的变与不变。
  畅想“如果有更好的机制”
  进入法院后,我最初是在法庭担任书记员。每周都会选定一天,庭长带着我们把一摞需要执行的判决书装订成册,然后开着租来的面包车,挨家挨户去查找被执行人。
  车子没有空调,里面又闷又热,还经常会坏在半道上,苦不堪言。
  当时,执行手段很单一,把那些不履行债务的被执行人拘传回法院后,就等着亲属们交钱放人了;财产调查的方法也很有限,一个银行一个银行地跑,一笔财产一笔财产地查。
  由于当时法庭离镇里近,关系处得也好,政法办的同志们就经常帮助我们查找被执行人。
  那时,我就在想如果有更多的单位协查就好了,对不履行义务的被执行人能采取的措施太有限了。
  走过了审执不分离的时代,2000年以后开始推行执行立案制,院里也从执行庭改设为执行局。
  随着执行案件数的不断增长,每个执行员要负责的案件也越来越多,与此同时,执行资源的浪费现象也凸显出来,看着执行员们跑银行查控财产时经常“撞车”,往往一个执行员刚到银行,就被工作人员告知:“你的同事们已经来了好几批了。”
  我常常想,有没有更好的机制,可以把执行查控这些共性的事务抽离出来,不仅提高效率,也能让执行员们更专注于执行实施。
  想法一点点积攒起来去探索
  到了我担任执行局局长的时候,对于在执行实践中遇到的难题开始逐步探索。
  针对被执行人难找,2012年,我们率先和公安机关建立网上协查机制,实现网上数据对接、24小时备勤、被执行人零距离法院交接。同一年,我们和工商、民政等单位也建立了网上协查机制,协查工作变得顺畅起来。
  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唯一住房法院无法处置的难题,探索了利用“过渡房”强制出屋断绝被执行人拒不搬迁的“幻想”,利用“廉租房安置”作最低生活保障,在申请执行人的债权与被执行人的生存权之间找到了平衡点。攻下了唯一住房执行的堡垒,也促成了一大批老案子了结。
  2014年,我们借鉴了“分段式执行”的成功经验,探索出“专业化协作+全案责任到人”执行新模式,组建了3个专业协助小组,负责查控、处置、分配等共性事物,执行的效率和准确度得到提高。
  破解了机制难题后,很多探索都从中延伸开来,也造就了一批执行的专业人才,他们探索出来的司法网拍标准被定为全省网拍的执行标准,文书制作模板、《执行节点流程图》被《执行工作指导》作为“执行实务工具”予以推荐。自主开发的财产处置监督系统,设置了未处置财产节点自动预警功能,能有效地防止消极执行。
  从未改变的责任心
  这些年来,执行的创新路越走越宽,归根结底还在于执行改革的成功,而我们就是搭上了时代快车道的幸运儿。现在已实现网上轻点鼠标一键查控到位,实现了失信联合惩戒,实现了“执行天眼”精确查找被执行人位置……
  时代的飞速发展和变革之中,依然还有一些东西未曾改变。20年前,庭里经常组织集中执行,趁着清晨、夜晚被执行人在家的时候总是能一找一个准;今年4月开始,开展“执行百日攻坚”活动,依然是凌晨、夜晚、周末的突击查找,成效显著。在集中执行和实地调查的背后,未变的是执行员们的责任心。
  (作者单位: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人民法院)(林森/口述 郑茜 叶慧萍/整理)
责任编辑:刘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