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审判业务 > 人民陪审
不一样的“老娘舅”:专业过硬 满怀热情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发布时间:2018-04-14 15:13:28
  明年,倪海就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人民陪审员这个角色也将陪伴他走过第10个年头。作为浙江省玉环市文广新局文化市场与产业科科长兼法制科长,他是玉环市人民法院少有的“专业型”陪审员。
  精力旺盛的“和事佬”
  “倪大陪审员”是倪海的微信名。2009年,浙江省新闻出版局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联合发文,鼓励新闻出版业的专业型人才进入法院的陪审员队伍。
  “这可以说非常对我的胃口了”,回忆起当初的经历,倪海侃侃而谈,“我跟法律可以说有着不解之缘,高中刚刚毕业的时候,我就跟着一个律师朋友,做笔录、办案子。”后来倪海去了新华书店上班,开始接触到图书版权。不久后,他进入了文广新局,从执法一线的大队长一直到法制科科长。工作虽忙,他从未懈怠法律知识的学习,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使他成为了一名著作权、版权方面的专家。
  倪海刚刚当上陪审员的时候,由于案多人少,陪审员都是混岗使用。除了知识产权的案子,其他的民商事案件也排给倪海。负责排班的苏云飞说:“我们都很喜欢排倪海的班,他的业务能力强,说话在理,而且每次都很守时。”
  正是源于对法律的热爱,倪海对陪审这项“业余工作”乐此不疲:“我的最高纪录是一天开了10个庭,累是累,但是觉得很有意义。”
  亲和力超强的“分析师”
  2013年,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开始向全国各地的KTV征收卡拉OK版权费。由于音协委托机构没有行政执行力,只能通过法律手段迫使KTV交款。
  玉环KTV众多,业主的抵触情绪很大,甚至有十几个业主联名到信访局上访。“我要跟他们打官司的,要付这么多钱,我不愿意的!”业主们群情激奋。
  作为文化产业部门的管理者和人民法院的调解员,倪海通过KTV行业协会,组织业主进行协商。他井井有条地分析市场的形成、各地的收费情况、玉环的收费时间和收费标准等。最后,他动情地说:“你要打官司没关系,但是胜算有没有,还是必输无疑?除非你关门大吉,这笔钱是肯定要交的。”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玉环45家KTV业主们陆续把费用都缴了。
  接地气的“参谋者”
  对于陪审员这个副业,倪海打趣地说自己是“做娘舅的”—— 甲方、乙方在打架,我就是过去劝架的,不过我是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
  倪海的“低姿态”,让当事人觉得倍感亲切。法律是无情的,但陪审员是可以有人情味的。
  2013年的一个刑事案子,被告人是一个20岁左右的女生,半夜在自己家中生了小孩,惊慌失措的她把孩子从4楼窗户扔了下去。隔天被人发现之后,孩子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据经办法官回忆,当时合议的时候,倪海的意见令他印象深刻。“倪海会从当事人的角度进行考虑,他说一是不能把全部责任都让这个年轻的母亲承担,归根结底男方也是有责任的,二是案子的社会危害性比较弱。这些观点都有一定参考价值。”
  “陪审员前面不是还有‘人民’两个字吗,所以我觉得自己应该成为人民的依靠。当我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时候,就意味着要对宪法负责,对双方当事人负责。”倪海说。(刘竹柯君
责任编辑:韩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