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资讯 > 地方法院新闻

还百姓一份平安祥和

——贵州省贵阳市、凤冈县两地扫黑除恶案件审判纪实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发布时间:2019-08-14 08:30:52

  “作为女性,以前走在街上提心吊胆,扫黑除恶以来,恐惧感在消失,晚上出门的居民都在变多。这种变化对我们做生意的人来说尤其明显。”贵州省凤冈县个体户林女士由衷感叹。

  像林女士一样松了口气的还有很多普通老百姓。自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贵州省查破了一批涉黑涉恶案件,依法惩处了一批涉黑涉恶犯罪分子,给人民带去稳稳的幸福感。

  近期,记者走访贵阳、遵义两市,采访了两起具有代表性的典型案例,从中可以看到,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依法严惩黑恶势力,勇敢亮剑、果断落槌,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上,默默坚守。

  “律师追债”公司竟是黑社会?判!

  2018年,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一张三轮车背后的“律师全国追债”小广告引起了警方注意,广告内容所承诺的“信息查询”涉嫌违法犯罪。经过摸排侦查,一个打着“律师追债”幌子非法聚敛钱财的组织浮出水面。

  2018年11月7日,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受理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云岩区的第一起涉黑案件。

  被告人江太国注册成立贵阳市南明区猎狐商务信息服务部,经营范围表面上是商务信息服务、企业管理咨询服务等,实际却是招揽前科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采用暴力威胁、滋扰、纠缠、聚众造势等手段追债,多次有组织实施非法拘禁、非法侵入他人住宅。

  “该团伙不仅给被害人造成伤害,也给当地群众制造了极大的心理恐慌,对外宣传‘律师追债’更是给律师行业造成了重大不良影响。”该案主审法官郑卫东介绍道。

  在被告人江太国的统一组织、领导下,该组织与他人签订委托合同300余份,委托追债金额达人民币8368万余元,按债务金额的比例收取佣金,合同中约定的佣金高达人民币1445万余元。

  云岩区法院在起诉当天即受理,该案从受理到公开宣判前后不到50天。

  “本案有12名被告人,只有3名被告人自行委托了辩护人,为了依法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我院第一时间为其余9名被告人通过云岩区法律援助中心指定了援助律师。”云岩区法院副院长陈涛介绍说。

  为确保顺利开庭审理,云岩区法院召开了庭前会议,与被告人及辩护律师一道确认相关事项。因被告人关押地点分散,为保证庭审当日顺利提押被告人,庭审前日,陈涛亲自带队,提前与各看守所进行了沟通协调。

  2018年12月,云岩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江太国等12名被告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至二年四个月不等的刑罚。今年3月,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维持原判。

  “案件审理的结束并不代表法院工作的结束。在合议庭召开会议后,云岩区法院向相关部门发出了司法建议函,他们也及时给予了回复。”陈涛说。

  凤冈“地头蛇”为害一方?铲!

  对于凤冈县人民群众来说,2018年8月14日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这一天,让他们提心吊胆的以冷林为首的12名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接受了正义的审判。

  “双手赞成,抓得好!”

  老郭是凤冈县的个体户,以前经常被冷林团伙成员威胁低价强买商品,听说这伙人被法办,他十分高兴。

  砍刀、钢管、械斗、赌场、高利贷……这些词足以让任何一个守法公民感到不寒而栗,在冷林等人盘踞凤冈期间,凤冈群众常常听到与这些词相关的传闻。

  冷林等12人通过开设赌场、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非法聚敛钱财,逐渐形成了以冷林为组织者、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为非作歹,欺压、残害群众,在凤冈县及其周边地区造成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社会生活秩序。

  “以前晚上不敢出去,怕被打。”林女士仍然能回忆起曾经笼罩在老百姓头顶的一团乌云。

  为逃避打击,冷林主动拉拢腐蚀凤冈县公安局原工勤人员张力(已判刑),让其为赌场通风报信。受害人陈某曾匿名拨打110举报冷林等人开设的赌场,被张力告知冷林,面对冷林等人的恐吓,陈某因害怕被报复而选择喝农药自杀(未遂)。

  “老百姓害怕冷林,被欺压也不敢向公安机关报案。”办案人员介绍说。

  公安和检察机关经过与冷林一伙人的斗智斗勇,最终积累了充分的证据。2018年2月5日,凤冈县人民检察院对该案提起公诉。

  100多份卷宗,摞起来比普通成年人还高。面对第一起涉黑案件,凤冈县人民法院干警夜以继日,直面挑战,成立了5个工作小组,做了大量庭前准备,仅庭审提纲就有200多页。

  凤冈法院于2018年8月作出一审判决,以冷林等12名被告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及开设赌场罪、非法拘禁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至一年十个月不等的刑罚。

  “目前,该案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贵州省为数不多一审判决生效,被告人不提起上诉的案件。”凤冈法院副院长张乾武表示。

  ⇨下转第四版

  ⇨上接第一版

  面对案件“压力山大”?扛!

  对于云岩区法院和凤冈法院来说,两起首例涉黑案件都是挑战。

  面对首例案件,法官和书记员们感到了莫大的压力,加班是家常便饭。接到冷林一案的审理任务时,审判员李艳已身怀六甲,但仍然咬牙坚持到了最后一刻,在庭审和宣判结束时险些晕倒。

  “工作压力很大,毕竟是受理的第一起涉黑案件。”张乾武说。

  “要确保审理的每一起案件定罪准确、量刑适当,经得起历史和法律的检验。”陈涛同样感受到了背负的重任。

  贵州大学法学院教授魏红认为:“依法办案要坚持罪刑法定,根据‘两高两部’出台的《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准确认定黑恶势力和相关犯罪,要防止人为拔高和人为降格。”

  江太国案二审维持原判,冷林案一审认罪服法,两家法院在依法办案上做到了问心无愧。

  “我们受理这起案件之后,都预计这起案件至少百分之五十的人可能要提起上诉。但最终这起案件没有上诉,其原因主要是我们在庭前做了充分的准备,我们阅了大量的卷宗,通过阅卷发现公安机关移交的证据非常全面、非常充分,这起案件我们做到了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裁判有据,量刑适当。”在谈到冷林案时,主审法官安宣强十分坚定。

  扫黑除恶不仅要打击涉黑涉恶分子,“打财断血”尤为重要。冷林一案的执行难度非常大,凤冈法院相关干警放弃了周末和节假日休假,加大执行力度,追缴冷林及其犯罪组织违法所得37.7万余元上缴国库,取得了良好的执行效果。

  被问到执行期间的感受时,凤冈法院执行局局长罗强并没有对查线索、跨省份、跑农村、磨嘴皮等付出有任何抱怨,反而发自内心感叹近年来执行工作取得的进步,“个人信息联网让法院执行比以前方便多了,通过电脑就可以做很多工作”。

  在以往刑事案件中,曾有被告人威胁安宣强说:“我认得你,我知道你家住在哪里。”但在被问及是否担心被冷林等人报复时,50多岁的安宣强想的更多的却是本职工作,“心里充满恐惧怎么能正常开展工作?我想,正义总能战胜邪恶的”。

  “我们感到很高兴,出门更安全了。”这是受益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老百姓们最朴实的心声。而对于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上的守护者们来说,老百姓竖起的大拇指便是最好的回报。(记者 姜佩杉

责任编辑:韩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