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资讯 > 地方法院新闻
重庆沙坪坝法院:一把尺子“量”管理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发布时间:2020-08-10 10:27:08
       “管理有两个关键点,一是‘平’,就是公平,公平才能服众;二是‘衡’,就是标准,没有标准,何谈公平。法院审判管理同样如此。”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院长鲜亚勇如是说。
  2017年以来,沙坪坝法院对有理有据、公平可行的审判管理新模式的努力探索,取得了显著成效,2019年7月,该院被最高人民法院审判管理办公室评为第一届全国法院审判管理“优秀业务单位”。
  标准化计量,提纯不同法官不同案件的“无差别劳动”
  案件数量逐年增长是各级法院面临的普遍性问题。沙坪坝法院受理案件从2016年的3.3万余件上升到2019年的5.1万多件。今年上半年同比有所下降,但也达到了2.2万多件。
  “这几年,案件数量与审判资源的紧张关系一直存在。各个部门到院长那儿说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要人、要人。”沙坪坝法院副院长曾康说,“人哪是那么容易增加的呢!所以民事案件多了,就把人临时调整到民事庭;执行案件多了,就把人临时调整到执行局。总是这样拆东墙补西墙不是长久之计。”
  基于这种情况,沙坪坝法院创设了标准案件计算制度。
  “标准案件”是根据案件类型、难易程度、工作耗费等因素拟制的“虚拟案件”。把上一年度所有诉讼案件的卷宗材料、庭审笔录、裁判文书的平均页数,分别设置15%、25%、60%的权重拟定为一个标准工作量模型案件,与法官审结的实际案件数进行换算,作为年初下达办案指标、年终考核任务完成情况的主要依据。
  按照这种换算方式,办一件比较复杂的合伙纠纷案件,就相当于办了5件甚至10件“标准案件”。而对大家公认的简单案件,比如信用卡纠纷案件,则明确规定了5∶1的折算标准,需要办5件信用卡纠纷案件才相当于1件“标准案件”。
  曾康说:“一个案件究竟有多难,工作量有多大,过去都是凭感觉,基本上是一种主观标准;现在凭分数,不同审判庭、不同类型的案件都是一把尺子,更侧重于客观标准。一个审判庭要的人越多,分配的‘标准案件’任务就越多,所以现在大家不要人了,改为要案件,因为‘标准案件’任务完不成,年底的影响就大了。”据他介绍,选择这种方式,还是受了马克思商品价值“无差别劳动”概念的启发。案卷材料相当于“原材料”,庭审笔录相当于“加工过程”,裁判文书相当于“产品”,构成了办理一个案件“无差别劳动”的核心要素。
  沙坪坝法院行政庭庭长张玉晶说:“我们行政庭有3名法官,因案源不足经常都要申请调剂民事案件来办,不然考核就排在后面。”
  数字化管理,给每个人每个案件提供一份“工作体检表”
  标准化计量,为数字化管理提供了可能。
  据沙坪坝法院审管办主任马劲东介绍,审管办主要有3项职能:一是下任务,每月初参照上年度标准案件及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审判质效指标体系,根据上月未结案件数和当月预收案件数,向法官、法官助理下达相同的标准案件结案数和不同的自然案件结案数,确保每一名法官和法官助理的工作量基本均等,工作目标清晰明了;二是算得分,专门研发了大数据管理分析平台,将形式多样、表现各异的审执工作转化成可量化、可比较的直观数据,每月生成各业务庭、每一位法官、法官助理办理的标准案件数及质效情况;三是抓整改,对绩效不好的部门和个人进行约谈,提供个性化的“诊疗方案”。
  与此同时,政治处、纪检监察、办公室等部门会将当月每名工作人员的表彰奖励、党风廉政、调研宣传等情况汇总到审管办,由审管办计算分值,与审判质效合并打分,并按分值综合排名公示。得分越高,排名越靠前。
  “这就相当于每个月给大家出一份‘工作体检表’,我差在哪里心中有数,院庭长指导也有的放矢,避免了管理的盲目性。”沙坪坝法院副院长刘李美表示。
  精细化考核,业务过硬比什么都“硬”
  2019年年底,沙坪坝法院立案庭有5名法官助理马晓敏、孙怀君、周敏、张煜、刘超同时被任命为员额法官,占了本次提任员额法官数量的63%。这5名法官助理同时也被评选为2019年度“优秀公务员”。
  此次任命员额法官主要依据了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工作业绩打分。从2019年全年工作业绩看,这5人在全院法官助理排名中居前4位和第14位。执行局法官助理蔡洪林在2019年排名第6,因为工作年限不够,未能晋升员额法官。他说:“只要规则不变,下次我还是很有希望。”
  破产审判庭法官冯振阳办理的一起金融借款案件,因为送达上的失误,被评为瑕疵案件而扣分。为了“把损失补回来”,他主动要求把别人不愿办的难案接过去办。2019年他办结自然案件260件,折合标准案件349件,最终得分在法官排名中居第20位。“主要是合伙纠纷、无名合同纠纷等案子办得多。其实难案办多了,对自己业务能力提升帮助很大。”
  曾康说:“过去评先评优、职务晋升、绩效奖金发放经常‘扯皮’,因为‘好不好’这个问题只有定性,没有定量,缺乏说服力。现在每个法官、法官助理的业绩都是精确到小数点后面两位数,全院拉通排名,‘好不好’一目了然。法官是业务型干部,业务过硬比什么都硬。”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专门就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出决定,对人民法院推进审判管理体系和管理能力现代化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鲜亚勇认为,在整个审执管理体系中,标准案件计算是基础、大数据管理是关键、精细化指导是常态、标准化考核是核心。沙坪坝法院将做好标准案件计算、加强大数据管理、提升精细化指导、严格标准化考核,不断推进审判管理体系和管理能力现代化。(张瑞雪 刘洋)
责任编辑:孙溯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