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资讯 > 图文直播
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洗钱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图文
  • 来源:最高人民法院
  • 发布时间:2010-02-25 00:08:00




新闻发布会主席台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副庭长裴显鼎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


中国人民银行反洗钱局局长唐旭接受采访


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反洗钱处处长李明照接受采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洗钱等刑事案件

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新闻发布稿

 

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副主任、新闻发言人王少南 

20091110日)

 

各位记者朋友们:

   上午好!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新闻发布会的内容是向大家通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洗钱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情况。

   为依法、有效惩治洗钱,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资助恐怖活动等犯罪活动,最高人民法院会同中国人民银行等有关单位研究制定的《关于审理洗钱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9] 号,以下简称《解释》)已于2009年9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474次会议通过,今天予以公布。现将《解释》的制定背景、意义以及主要内容说明如下:

一、《解释》的制定背景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根据《联合国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公约》(《维也纳公约》)、《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巴勒莫公约》)、《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联合国制止向恐怖主义提供资助的国际公约》等相关国际公约文件(以下统称“公约文件”)规定,我国立法机关就洗钱、恐怖融资犯罪问题开展了一系列的刑事立法修订完善工作。经过较长时期的持续立法努力,以1997年刑法规定洗钱罪、2001年规定资助恐怖活动罪、2006年规定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为重要标志,当前我国已经建立起了相对完备的打击洗钱、恐怖融资犯罪活动的刑事法律体系,基本实现了国际公约文件规定的国内立法转化。同时,公安、司法机关也不断加大对于洗钱犯罪的打击力度,近年来在打击毒品犯罪、走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腐败犯罪等领域的洗钱犯罪活动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20052008年,依照刑法第191条、第312条、第349条被定罪处罚的犯罪人数每年均达1万余人。尤其是在2006年《刑法修正案(六)》颁布实施之后,以刑法第312条追究刑事责任的犯罪人数快速上升。据统计,2005年有10097人依照第312条规定被定罪处罚,2006年上升至12156人,2007年上升至13768人,200817650人,年均递增20.62%

我国在反洗钱、反恐融资领域的刑事立法、司法方面取得的重大进展,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2007628日,负责制定国际反洗钱、反恐融资标准和监督标准实施的政府间国际组织——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经严格评估和全体会议讨论,将我国吸收为该组织正式成员国。同时,我们也注意到,我国反洗钱、反恐融资工作整体起步较晚,与公约文件规定和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关于反洗钱、反恐融资的“40+9项建议”要求相比较,在洗钱犯罪、恐怖融资犯罪的刑事立法、司法上还存在一些差距和问题。比如,我国洗钱犯罪的刑事立法采取了“多条文规定、多罪名规范”的做法,分别是刑法第191条的洗钱罪、第312条的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以及第349条的窝藏、转移、隐瞒毒品、毒赃罪,实践中反映三个法条之间的区分界限不够清晰、不易掌握。又如,刑法第120条之一对资助恐怖活动罪的规定较为原则,实践中对于筹集但尚未提供资金的行为能否独立构成资助恐怖活动犯罪,资助恐怖活动是否需以实施具体恐怖活动为前提等存在疑问。

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刑事司法职能作用的充分发挥。1997年至今全国法院审理的、以刑法第191条洗钱罪追究刑事责任的洗钱案件仅20余件;2001年刑法第120条之一规定资助恐怖活动罪以来尚无一例以此罪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为此,最高人民法院经深入细致调研,广泛听取公安部等有关单位以及专家学者的意见,制定出台了本司法解释。

二、《解释》的重要意义

《解释》的出台,对于依法打击洗钱、恐怖融资、腐败等犯罪活动,有效开展反洗钱、反恐融资、反腐败国际合作,维护金融、经济、社会秩序,保障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具有重大意义:

第一,制定《解释》,确保国内立法与联合国公约文件的规定高度一致,是我国切实履行公约义务的需要。在2007年加入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时,我国政府即承诺采取有效措施解决反洗钱、反恐融资的国内刑事司法问题,并为此提交了包括制定司法解释等内容在内的《行动计划》。同时,《解释》的出台,有利于向国际社会彰显我国政府打击洗钱和恐怖融资等犯罪活动的坚定决心,进一步推动我国反洗钱、反恐融资国际合作的深入开展。

第二,《解释》为司法机关依法准确有效打击洗钱犯罪活动提供了实体认定和程序适用依据。《解释》厘清了三个洗钱犯罪刑法条文之间的关系、对实践中难以把握的“明知”的认定问题予以细化,对一些易生歧义的概念如“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等作出解释,提出洗钱犯罪的审判不以上游犯罪已经刑事判决为前提,极大程度地丰富和完善了相关刑法条文的规定,强化了相关刑法条文的实践可操作性,有助于从观念上和实践操作上实现司法机关由“重上游犯罪、轻洗钱犯罪”向“洗钱犯罪与上游犯罪并重”的转变。

第三,高度重视洗钱犯罪的司法惩治工作,对于腐败等严重上游犯罪活动具有重要的遏制和预防作用。洗钱犯罪与腐败、毒品、走私等上游犯罪密切联系,相互依存。不断加大对于洗钱犯罪的监测和查处力度,注重从资产流向上堵截上游犯罪,有利于及时发现和查处上游犯罪,有利于对上游犯罪形成强有力的震慑。

第四,《解释》对资助恐怖活动罪相关概念的解释,为依法惩治恐怖融资提供了更为严密、确定的法律依据。恐怖活动犯罪离不开背后的经济支撑,严厉打击恐怖融资犯罪,有效切断恐怖活动组织和恐怖分子的资金供应链,是国际社会一条制度性经验,对于打击恐怖活动犯罪具有釜底抽薪的重要作用。

三、《解释》的主要内容

《解释》分五条,共规定了五个方面的问题。其中,第1条明确了洗钱犯罪中“明知”要件的具体认定意见;第2条对刑法第191条规定的“其他方法”进行洗钱的行为予以了细化规定;第3条明确了刑法第191条、第312条、第349条三个洗钱犯罪条文之间的关系和处罚原则;第4条提出了上游犯罪未经刑事判决确认的洗钱犯罪案件的处理意见;第5条对刑法第120条之一规定的“资助”和“实施恐怖活动的个人”两个概念进行了解释。

(一)关于洗钱犯罪中“明知”的司法认定

《解释》主要解决了“明知”的客观推定和“明知”的对象内容两个问题。

第一,“明知”的客观推定。《解释》的基本意见是:“明知”不意味着确实知道,确定性认识和可能性认识均应纳入“明知”范畴,这也是刑事司法实践长期坚持的一贯立场。为方便司法操作,强化本《解释》的司法指导作用,《解释》对明知的具体认定,采取了概括加列举的表述方式,除对认定原则作出一般性规定之外,即,“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第三百一十二条规定的‘明知’,应当结合被告人的认知能力,接触他人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情况,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种类、数额,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转换、转移方式以及被告人的供述等主、客观因素进行认定”,还结合实践中的具体个案情况列举了六种推定“明知”的具体情形,即,(1)知道他人从事犯罪活动,协助转换或者转移财物的;(2)没有正当理由,通过非法途径协助转换或者转移财物的;(3)没有正当理由,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收购财物的;(4)没有正当理由,协助转换或者转移财物,收取明显高于市场的“手续费”的;(5)没有正当理由,协助他人将巨额现金散存于多个银行账户或者在不同银行账户之间频繁划转的;(6)协助近亲属或者其他关系密切的人转换或者转移与其职业或者财产状况明显不符的财物的。对于该六种情形,除有证据证明确实不知道的之外,均可以认定行为人对犯罪所得及其收益具有主观“明知”。

第二,“明知”的对象内容。《解释》的基本意见是:在刑法第191条洗钱罪的认定中,行为人对属于七类上游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收益具有概括性认识即告充足,而不要求具体到某一特定上游犯罪。据此,《解释》规定,“被告人将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规定的某一上游犯罪的犯罪所得及其收益误认为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规定的上游犯罪范围内的其他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不影响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规定的‘明知’的认定。”

(二)关于刑法第191条规定的“其他方法”进行洗钱的理解

鉴于刑法第191条第(1)至(4)项规定主要是针对通过银行类金融机构实施的洗钱行为,实践部门对于非通过银行类金融机构特别是通过金融机构以外的其他途经进行的转换、转移、掩饰、隐瞒行为是否可以通过本条第(5)项关于“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收益的性质和来源”的规定来理解,存在疑虑。对此,《解释》的基本意见是:区分三个洗钱犯罪条文,关键在于上游犯罪,而非具体的行为方式。以此为基础,为方便理解和掌握,经过对实践中发生较多的洗钱行为甄别分类、概括提炼,《解释》在刑法规定的四种洗钱行为之外,明确规定对以下六种洗钱行为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1)通过典当、租赁、买卖、投资等方式,协助转移、转换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2)通过与商场、饭店、娱乐场所等现金密集型场所的经营收入相混合的方式,协助转移、转换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3)通过虚构交易、虚设债权债务、虚假担保、虚报收入等方式,协助将犯罪所得及其收益转换为“合法”财物的;(4)通过买卖彩票、奖券等方式,协助转换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5)通过赌博方式,协助将犯罪所得及其收益转换为赌博收益的;(6)协助将犯罪所得及其收益携带、运输或者邮寄出入境的。

(三)关于刑法第191条、第312条、第349条三个洗钱犯罪条文之间的关系和处罚原则

刑法第191条、第312条、第349条三个条文规定的均为洗钱犯罪,三个条文之间的关系属于特别法与一般法的关系,这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六)(草案)〉的说明》中有着清楚说明:“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规定的洗钱犯罪,……,针对一些通常可能有巨大犯罪所得的严重犯罪而为其洗钱的行为所作的特别规定;除此之外,按照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的规定,……,都可按犯罪追究刑事责任,只是具体罪名不称为洗钱罪。”为进一步明确法律界限,依法从严惩治洗钱犯罪,根据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司法原则,《解释》规定,“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掩饰、隐瞒,构成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规定的犯罪,同时又构成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或者第三百四十九条规定的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四)关于上游犯罪未经刑事判决确认的洗钱犯罪案件的处理

鉴于上游犯罪与洗钱犯罪的侦查、审查起诉以及审判活动很难做到同步进行,此外,实践中还存在一些因上游犯罪人在境外、死亡等客观原因而难以对上游犯罪人诉诸刑事程序的情形,一律要求上游犯罪经定罪判刑后才能审判洗钱犯罪,既不符合立法精神,也不利于实践打击。经研究,是否存在上游犯罪,完全可以作为洗钱犯罪的案内事实来审查。故此,《解释》在强调刑法第191条、第312条、第349条规定的犯罪应当以上游犯罪事实成立为认定前提的同时,提出下述三种情形均不影响洗钱犯罪的审判和认定:(1)上游犯罪尚未依法裁判,但查证属实的;(2)上游犯罪事实可以确认,因行为人死亡等原因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3)上游犯罪事实可以确认,依法以其他罪名定罪处罚的。

(五)关于刑法第120条之一规定的相关概念的理解

刑法第120条之一对资助恐怖活动罪的罪状规定较为原则,实践中在对于一些名词概念的理解存在分歧,比如,筹集但尚未提供资金的行为能否独立构成资助行为,资助恐怖活动是否需以实施具体恐怖活动为条件等,同时考虑到当前国际社会一般均将恐怖融资视为反向洗钱行为,故在本《解释》中一并解决。《解释》主要明确了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资助包括筹集资金和提供资金两种具体行为,单纯的筹集资金行为,同样应以资助恐怖活动罪定罪处罚;二是“资助”的方式不以金钱为限,为恐怖活动组织或者实施恐怖活动的个人筹集、提供经费、物资或者提供场所以及其他物质便利的行为,均属于资助行为;三是资助恐怖活动罪的成立不以被资助的人具体实施恐怖活动为条件,预谋实施、准备实施和实际实施恐怖活动的个人,均属于刑法第120条之一规定的“实施恐怖活动的个人”。

内容发布完毕,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李红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