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资讯 > 地方法院新闻
协商限价 一拍成交
——浙江武义用活司法网拍打通执行“死胡同”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发布时间:2018-03-07 09:15:19


  “你们要用这个价格卖我的房子,除非从我身上踏过去!”近日,在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执行现场,被执行人傅某言词激烈。

  然而不久后,浙江省武义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接到了傅某打来的电话:“法官,东西我都收拾好了,你们过来腾房吧。”
  傅某从抵抗到配合,态度转变究竟为何呢?
  傅某夫妻为了给想做生意的儿子筹集本金,先后向银行和其他债权人借款160万余元。可钱没赚到,其子还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还款日期已到,连本金都无力偿还。债台高筑的日子渐渐拖垮了这对夫妻,二人先后被查出身患重病。
  可该还的钱还是要还,申请执行人浙江武义农村合作银行申请对傅某夫妻抵押在银行的房子——位于当地镇中心的一套92平方米、三层高的小楼房进行拍卖。经第三方评估后保留价约为80万元,司法拍卖还需在评估价上打七折起拍,起拍价约为56万元。可当地房产均价约为1万余元每平方米。与预期相差较远的拍卖价格让傅某无论如何无法接受。傅某阻挠导致房屋无法腾空,执行工作一度被搁置。
  案件执行进入了“死胡同”,执行法官一时间无计可施。傅某夫妻都身患疾病,医药费开销巨大,执行法官通过执行查控系统发现其名下并无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同时,债权人步步紧逼:“我们可都指望着房子拍卖后能还给我们一部分欠款呢!”
  为了推进案件进展,腾空房产进行拍卖,10个月间执行法官上门做了一次又一次的思想工作,傅某仍不为所动。
  “执行案件中会遇到各种的疑难杂症,法院能做的就是积极应对,不断摸索可行的解决方式。”武义法院执行局局长邹欣荣介绍说,“后经梳理发现,司法拍卖中因不满第三方评估机构所出具的价格而导致无法顺利拍卖的情况较为常见。经院党组不断研究,武义法院出台了不经评估拍卖机制,以当事人双方协商确定拍卖保留价的方式解决了问题。”
  执行干警怀揣不经评估进行拍卖的方案召集傅某以及与傅某夫妻有关的所有案件债权人进行协商,确定拍卖保留价,确保不损害傅某及债权人利益。经过协商,各方一致同意以120万元作为拍卖保留价。经司法网拍,房屋一拍成交,仅耗时7天,长达10个月的执行“拉锯战”得以结束。
  “以前所有被执行财产都要经过评估,不但评估费用高,且多是外地评估公司对拍卖标的物进行评估,他们不了解本地行情,评估价不符合当地实际,经常出现被执行人不接受评估价的情况。”武义法院院长楼常青说,“该机制不仅提高了执行效率,也为当事人节省了高昂的评估费用。”
  武义法院出台不经评估拍卖机制,即对执行中需要以拍卖方式处置的财产,积极引导当事人优先考虑通过协商方式确定拍卖保留价。该机制实施以来,武义法院已对23宗案件的拍卖标的通过协商方式确定保留价,成交金额3666万元,为当事人节省评估费20万余元。
  “为了更好更快地实现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目标,我们金华全市法院都努力在机制创新上下功夫。只有把机制用活了,真正切合老百姓的实际情况,执行工作才能够又快又准。”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汤海庆表示。
  执行概况
  浙江法院围绕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目标,上下同心,顽强拼搏,通过两年多的努力,执行工作实际执行率、标的清偿率等主要质效指标明显改善,人民群众获得感明显提升。

  在攻坚路上,浙江法院始终保持昂扬的进取精神,创新开拓,克难前行,率先建成网上“点对点”执行财产查控系统、司法网拍机制、“一人一案一账号”案款管理系统,坚持“最多跑一次”等司法为民措施,建立起公安网上协助法院控制被执行人、交警协控被执行人车辆机制执行转破产案件受理数占全国近五分之一。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指定宁波试点执行不能引入保险机制,该机制获得成功,全国首例此类案件已获得赔付。同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主持执行大讲堂,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专题汇报得到充分肯定。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武义县柳城畲族镇青坑村村委会主任俞学文: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提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一目标后,全国法院迅速行动,积极寻求破解路径,创新机制攻坚克难。在武义县,执行工作不仅是法院一家之事,已经形成了党委领导、人大监督、政府支持、政法委协调、法院主办、各界配合的执行工作大格局。在这样的格局下,因地制宜,探索、创新出了能针对难题,能解决“杂症”的执行新举措。如武义县人民法院的不经评估拍卖机制用活司法网拍打通执行“死胡同”,提高了执行效率,有力地促进了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

(记者 余建华 通讯员 郭六一 樊一鸣)

责任编辑:韩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