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资讯 > 地方法院新闻
广东高州:建司法惠民中心 探共建共治新路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发布时间:2021-01-21 08:38:18

高州法院法官在市司法惠民服务中心对一起土地承包合同纠纷的当事人进行调解。黄 茵 摄


  山路十八弯,解纷家门口。广东省高州市地处粤西山区,以盛产“妃子笑”荔枝享誉全国,全市一半以上是山地。因交通不便,过去群众打官司要跑几个小时的山路。

  近年来,在茂名和高州市委的统一部署下,高州市人民法院以深入推进一站式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体系建设为抓手,创新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推动在市、镇(街)、村、重点行业、农场建立集法治宣传、诉前调解、诉讼服务、以案释法等功能于一体的司法惠民服务中心,在共建共治推进社会治理、化解诉前纠纷方面探出一条新路。

  自2019年10月司法惠民服务中心成立以来,累计诉前化解各类纠纷4975件、司法确认1936件,调撤率达62.7%。

  39名书记一线解难题

  基层化解矛盾千难万难,党委领导一线解决就不难。2020年12月30日,记者在水渠边亲历一场涉及三方的纠纷化解经过。

  “水电站要立即停止运营并维修引水渠,现在上游渗水,村民们都很担心春耕用水问题。”平山镇凤垌村党支部书记黎光志手指着不远处塌方的泥土说。

  水电站负责人莫任民很不认同:“水渠渗水也不全是我们的责任,村民私自从渠中引水是一个重要原因。”

  “我们村民……”黎光志正要辩驳,平山镇党委副书记黎志明喊停了:“引水渠是肯定要修的,下游有12000亩农田需要灌溉,眼看三四月份雨季就要到了,水渠不修塌方后果不堪设想。”

  黎志明一股脑将此行的目的抛了出来:搁置争议,共同商量谁出钱,出多少钱,什么时候修好。

  黎志明接着说道:“刚才大家一同进行了勘查,我们之前和水务局也进行了评估,大家看这样行不行,水务局和水电站都有维护引水渠的职责,各出资3万元立即维修,水电站待水渠修好再发电,村民用水问题由我来与水务局沟通解决。”

  黎志明的调解方案得到了各方的一致认同,水渠塌方纠纷顺利解决。

  书记一线化解纠纷,特别是疑难复杂的重大矛盾,其背后是茂名和高州市委统一建立的覆盖市、镇(街)、村和重点行业、农场的司法惠民服务中心。

  2019年10月,根据部署,茂名和高州市委要求,县级司法惠民服务中心主任由高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担任,副主任由法、检、公、司等部门主要领导担任,各镇(街)对应成立镇级司法惠民服务中心组织架构。各级分管政法工作副书记作为中心第一责任人,重大疑难、复杂问题由书记一线调解,将责任体系构建作为中心的“牛鼻子”工程来抓。

  “强化末梢感知,推动治理关口前移!构建共建共治共享新格局,加强党的领导是关键。我们强调书记必须靠前指挥、一线化解纠纷,各部门各行业协同治理,共同为推动社会治理法治化赋能增效。”高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邓向明的话掷地有声。

  司法惠民服务中心围绕“治未病——法治宣传”“看门诊——诉前化解”“看专科——便捷诉讼”“重警示——以案释法”四大功能,形成了市、镇(街)、村和重点行业、农场全覆盖的司法惠民服务网络。全市39个司法惠民服务中心实现司法服务、资源下沉一线,化解了大量交通事故、土地林权、家事等纠纷,将快捷高效的矛盾纠纷解决机制延伸到了基层的“神经末梢”。

  “‘一回就办好’‘一次能化解’,中心让人民群众真正感受到党与群众在一起的力量,书记靠前指挥、靠前解纷做到了人民群众的心坎里!”全国人大代表、高州市果留香石榴专业合作社社长温锦玲表示。

  92个部门联动源头除隐患

  工地上工程车穿梭,施工现场人声鼎沸,一幢颇具岭南风格的建筑已现雏形。“这是未来中国荔枝博览馆的主体建筑,很快这里将会成为我市荔枝游览观光产业的新景点。”高州市旅游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高州根子镇,被誉为“中国荔枝第一乡”。2020年4月,市政府决定在该镇建设国家荔枝种质资源圃和中国荔枝博览馆两个重点项目,村民何江承包的140亩果园刚好位于规划范围内,因解除承包合同赔偿金额存在分歧,项目建设陷入停滞。

  镇司法惠民服务中心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在高州法院和市司法惠民服务中心指导下,联动第三方机构——茂名中天信土地房地产评估公司,对果园进行鉴定评估。

  “第三方公司鉴定给出评估价,很快促成双方达成了支付560万元、解除承包合同的调解协议。”该案承办法官莫永强告诉记者,案件以调解撤诉结案,既减轻了法院诉累,又有利于重大项目如期开工。

  据悉,2020年高州荔枝总产量约20万吨,产值高达20多亿元。“2020年没有一起因荔枝、龙眼购销纠纷而起诉的案件,很大程度得益于司法惠民服务中心的源头化解。”根子镇党委书记袁海峰说。

  结合高州作为农业大市这一特点,司法惠民服务中心还覆盖了总工会、农场、信访局等纠纷较多、历史遗留问题相对集中的相关行业,另外还联通市场监督管理局、民政局、国土资源局和镇(街)综治中心、派驻检察室、派出所、司法所、妇联等92个平台和部门,合力助推纠纷止于未发、解于萌芽。

  “高州市总商会5000多个会员单位,2020年通过中心诉前化解纠纷810件,为企业复工复产帮了大忙。”高州市工商联主席梁友尧表示。

  用身边人调解身边事。司法惠民服务中心除邀请了118名退休法官、检察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组成法律服务专家库,还聘请了976名镇(街)村干部、老党员等担任联调员,发挥其熟悉社情民意、熟悉基层情况的独特优势,共同推动诉源治理落地生根。

  “纠纷不出农场,发展底气更足了。”刚设立司法惠民服务中心的胜利农场负责人黄志信心满满。

  通过司法惠民服务中心的调解前置,大量纠纷得到诉前化解。据悉,2020年高州法院受理各类案件8991件,同比下降14.53%,未结案件同比下降14.69%。

  五大系统助力调纷争

  “我的车损坏很严重,虽然鉴定出来了,还要去跑保险公司,车辆即使修好也得折旧,哎!”当事人邱芸芬对一起交通事故接下来的处理忧心忡忡。

  “中心已联网道交纠纷一体化处理平台,与法院、保险、鉴定机构等都已联通,不用来回奔波了。”交警伍钊解释道。

  几天前,邱芸芬驾车与另一车相撞,经交警现场勘查,认定邱芸芬负30%的责任。邱芸芬车辆属豪华轿车,损坏较严重,修理费在10万元以上,双方就赔偿数额争执不下。

  2小时后,双方即通过司法惠民服务中心的道交纠纷一体化处理平台达成调解协议:除正常保险理赔维修车辆外,对方一次性赔偿5000元作为车辆折旧和误工费。

  解纷多渠道,线上线下齐发力。司法惠民服务中心还架起了诉讼服务“便民桥”,让群众有满满的司法获得感!

  记者在根子镇司法惠民服务中心看到,除了道交纠纷一体化处理平台,中心还配置了多元化远程调解平台、智能诉状生成系统、自助立案平台、多媒体播放平台等五大系统联网平台,可远程视频调解、远程开庭、观看庭审直播、现场立案等。中心办公桌显眼位置贴有二维码,记者用手机扫码登录智能诉状生成系统,离婚、民间借贷、劳动合同等常见诉讼案由由系统通过问答形式供当事人点选,随后自动生成诉讼文书。中心即时联系法院审查立案,实现调解与诉讼无缝对接。

  截至目前,司法惠民服务中心累计调解道交纠纷1012件,调解成功率达76.7%,总金额达827万元,累计自助生成诉状2034份、网上立案1625件、在线庭审908件、在线成功调解652件。

  群众都说:“中心就在我们家门口,法院就在身边,平安就有了保障。”

  “司法惠民服务中心织就了一张法治网、平安网,党委、政府牵头共同做好诉源治理,在高州呈现良性循环的态势,既解了百姓心结,也提升了全民信法、守法、用法意识,执法与普法责任落实开拓了新境界。”高州法院院长王宇庆表示。(记者 林晔晗 通讯员 吁 青 朱祖永

一个“融”字写好诉源治理大文章

  社会治理与人民群众息息相关。完善社会治理,是不断夯实人民安居乐业、社会长治久安的基石。提高社会治理法治化水平,对打造社会治理新格局至关重要。法院如何发挥在诉源治理中的参与、推动、规范和保障作用,特别是将多元化解纠纷主动融入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大格局中谋划和推进,促进矛盾纠纷多渠道解决,是摆在法院人面前的时代课题。

  高州参考中医治病原理:未病时增强预防能力,小病可通过普通门诊治疗,重病找专科便捷救治,同时结合典型病例强化健康警示引导,确立了司法惠民服务中心的“治未病”“看门诊”“找专科”“重警示”的四大功能作用,形成了政法委发挥统筹协调作用,法院加强业务指导,相关部门积极将工作职能融入的工作机制。该举措织密了市、镇(街)、村及重点行业、农场全覆盖的司法惠民服务网络,使调解的触角延伸到基层各个角落,促使一大批事关群众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的涉民生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调处在诉前,蹚出了一条基层社会治理的新路。

  短期看指标、长远靠机制。高州依托司法惠民服务中心建章立制搭建解纷新体系,各级政法委书记作为中心第一责任人,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中心、社会风险防控中心共享信息,联通市场监督管理局、民政局等92个平台和部门,变纠纷化解“小独唱”为治理“大合唱”,主动融入党委领导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不断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激发基层社会治理活力,新时代“枫桥经验”在荔枝之乡遍地开花、结出硕果。

  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的发展成果,让司法惠及民众成为可感可知、实实在在的为民举措和幸福增量。

责任编辑:韩绪光